陜西農村網 > 三農觀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名目繁多的禮金,五花八門的宴席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上的“人情債”啥時能還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賴雅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志丹縣移風易俗試點村,義正鎮花石安村文明新風尚已深入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婚喪嫁娶、考學升遷、孩子滿月、老人過壽……近年來,隨著生活水平不斷提高,部分農村地區出現了天價彩禮、盲目攀比、薄養厚葬等不良風氣。事越過越大,禮越隨越多,正常的人情往來逐漸變味,成為群眾小康路上的沉重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,從2019年開始,中央一號文件對婚喪陋習、孝道式微、鋪張浪費等頻頻“點名”。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也提出,推進農村婚俗改革試點及殯葬習俗改革,開展天價彩禮、大操大辦等移風易俗重點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治理。不僅如此,我省也相繼出臺多項措施,促進鄉風文明,為群眾“松綁”解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水漲船高 人情之重難以承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文家的抽屜里,有一個保存了多年的記賬本。由于時間久遠,本子封面已經褪色,內頁也有點發黃,但字跡還能看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0歲的雷文是白水縣城關街道西文化村人。30多年前日子艱難,為了多攢錢、少花錢,她準備了一個記賬本,把每筆花銷都清楚地記在上面。作為家里的“財務總管”,雷文的記賬本每頁都有支出明細和匯總數據。每到年底,她都會拿出本子,算一算賬。這幾年翻賬本時,她驚訝地發現,除了生活開銷外,家里的支出大頭竟然是各種人情禮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縣西文化村黨總支書記兼村委會主任劉王杰(左二)在村民家中宣傳文明鄉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年,雷文家過了三次事。一次是老人去世,一次是女兒出嫁,還有一次是兒子結婚?!笆嗄昵斑^事,關系好一點的人隨50元,一般關系的20元就行。后來翻了幾番,100元是低檔,200元是大流,三五百元都很常見?!?月25日,說起人情禮金,雷文忍不住感慨,“現在一年到頭光隨禮少說也得上萬元,這些‘人情債’啥時候才能還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止禮金。雷文稱:“以前村里過事幫忙就得請200人。這些人提前兩天入事,僅煙酒、飯菜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,有人還會互相攀比,你用10元的煙,他就用15元的,生怕誰家的事過得小氣,遭人議論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名目越來越多、場面越來越大、禮金越來越高……受生活條件及傳統習俗等多種因素影響,近年來我省農村地區的“份子錢”水漲船高,人情之重就像套在群眾身上的“枷鎖”一樣,令人不堪重負。欣慰的是,通過移風易俗專項治理,各地制定村規民約,成立紅白理事會、村民議事會等,加上政府宣傳引導,這股不良之風逐步被剎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參與過多次紅白喜事的劉王杰,不僅是西文化村黨總支書記兼村委會主任,也是村民過事的“大拿”。這兩年,他有一個深刻的感受:村里不論過啥事,禮金少了,浪費小了,攀比現象也沒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煙不超過10元,酒不超過50元,幫忙的人控制在七八十人。一桌飯菜也由原來的五六百元降至二三百元?!睂τ诂F在的過事標準,劉王杰感到很滿意,“這樣一算,一家最少能省2萬元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潤物無聲 鄉風文明入腦入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,為給老人遷墳,任凱和家人鬧得不太美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志丹縣義正鎮花石安村,任凱家的光景是公認的好。2018年3月,在父母遷墳過事上,任凱和幾個哥哥姐姐意見不一。當時,恰逢村上新時代鄉賢會剛成立,就酒席價格、宴請人數、隨禮金額等作了嚴格要求。雖然村民覺得這是好事,但在執行時誰都不愿從自家開始,怕丟了面子,讓人笑話。時任村黨支部書記兼鄉賢會會長的任凱想起個好頭,卻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家出2萬元,體體面面地過個事,咋個就不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人家光景不如咱,事也過得紅火,咱也不能太寒磣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是不顧自個臉面,也得為我們考慮一下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凱是家里的老小,這事他一個人說了不算。面對家人的輪番“批斗”,他不敢太過反駁,只是耐著性子反復解釋:“我是黨員,又是干部,不能從咱這壞了規矩?!钡菬o論他說啥,其他人都不買賬。沒辦法,他就一家一家分開勸。軟磨硬泡下,大家最終松了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志丹縣義正鎮花石安村,如今紅白喜事飯菜精簡,村民負擔大大降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宴請人數只有180人,不上羊肉饸饹,親朋禮金最高100元,親屬禮金最高200元……這個事,過得讓村民心服口服。從那以后,村里不管誰家過事,都會先向新時代鄉賢會報備。不僅如此,鄉賢會成員還會全程監督,一旦發現超標立馬阻止,不聽勸告的就在村里“黑榜”上予以曝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轉變村民觀念,不是簡單定個規矩那么簡單。打鐵先要自身硬,這事黨員干部就該帶頭執行,以身示范?!痹诨ㄊ泊妩h支部書記劉飛看來,這種潤物無聲的宣傳比任何辦法都管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,為了講排場、比闊氣,就算背賬也得把事過體面?,F在的志丹縣,這種現象已不復存在。在花石安村的帶動下,義正鎮統一了過事標準,村民各種人情負擔下降了一半多。此外,志丹縣還創新方式,將一輛輛倡導移風易俗的“文明大篷車”開進鄉村,使群眾在享受文化盛宴的同時,也受到了文明鄉風的滋養和熏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 多管齊下 走出人情負擔“怪圈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以來,洋縣喜結連理的新人都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——一件內嵌朱鹮浮雕、外刻家風家訓的心形水晶擺件。這是洋縣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為喜事新辦的村民特意定制的賀禮,深受好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事新辦的新人展示洋縣文明辦贈送的心形水晶擺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調查顯示,近年來部分農村地區人情消費支出增長較快,鋪張浪費、炫耀攀比等人情消費現象屢見不鮮,村民陷入名目繁多的人情負擔“怪圈”。為了倡導文明鄉風,我省各地不斷探索,將移風易俗納入村規民約,簡化過事程序,杜絕鋪張浪費,群眾經濟負擔明顯減輕,社會風氣得到極大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陜西省社科院研究員魏策策告訴記者,20世紀80年代后期的關中農村,鄰居家結婚隨禮或5元錢,或一塊布,一雙襪子就很體面。到了90年代,給一床被子也很常見。而在當下,二三百元是正常行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每個村落都是個小社會,在村民心中,‘做人’是第一位的,平時要搞好關系,不能有事用人才走動,所以添丁進口、上梁搬家、婚喪嫁娶中的人情往來有其現實性,說明大家的日子總體向好?!蔽翰卟哒f,但是,上漲容易落下難。如今的人情負擔不止人情往來,還體現在高價彩禮、薄養厚葬等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攀比心理導致風氣拜金化、情禮形式化,完全背離了人情禮金的初衷。魏策策坦言,農村人情之風有著深厚的社會土壤,而且一些陳規陋習大多屬于道德范疇,難以通過行政管控和法律法規加以約束。要想打破農村人情負擔過重的惡性循環,村民自治和“外力干預”缺一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加強思想宣傳引導,充分發揮村干部、新農人、新鄉賢的示范帶動作用以及通過文化下鄉等活動的開展,引領社會新風尚,扭轉村民舊觀念?!蔽翰卟呓ㄗh,同時要加大輿論引導力度,利用電視、廣播、微信、抖音等平臺宣傳一些喜聞樂見的移風易俗故事,倡導文明新風,幫助群眾卸下“枷鎖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最重要的是,政府要對不良風氣進行干預,加大鄉村治理力度,建章立制硬性限制,進一步端正群眾的價值觀、民俗觀和人情觀。陳規陋習減少了,‘人情債’才會越背越少,社會風氣才能更加健康?!蔽翰卟弑硎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賴雅芬 文/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編:劉鶴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